做人嘛,最重要就是开心

你管我几个墙头,杠精、ky党退散
all禁二改&二传

Catch me,Arrest me(何开心X韩沉)/02

私设多如狗,bug随处有。还是那句话,谨慎阅读。

 

cp:何开心X韩沉

 

犯罪心理学教授X警界精英 

 

写文使人头秃.GIF

 

 01

 

 

02

  

每个人都有影子。

 

是光明之下,被束缚着的,另一个自己。

 

 

今早没有课,何开心陷在舒适的天鹅绒大床里睡得香甜,似乎是打算这一上午,都要和柔软的被子相依相伴了。几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偷偷爬到他的脸上,何开心皱了皱眉,抬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勉强睁开一条缝。

 

可恶的太阳总是要扰人清梦,不行,明天一定要把这该死的窗帘换了!何开心一边恨恨地想,一边烦躁拽起地被角把头蒙了进去。

 

明天,我明天就去把这该死的窗帘换掉!

 

每天早晨,何开心都会这样想。

 

但是每当他真的挑好了合意的料子和样式,准备下单时,他又会忍不住犹豫起来:现在这个虽然有点透,可凑合凑合也还能用很久,现在就换新的好像有点浪费,而且5000块买个窗帘,未免太奢侈了点……

 

唉,明日复明日,总无换新日。

 

不过,勤俭节约,也算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嘛。何开心想着自己作为江城最年轻的大学教授,在这方面,是一定要做出表率的。

 

勤俭节约确实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前提是——不过分的话。

 

过分勤俭,便是抠门。 

 

何开心的抠门,在朋友圈是人尽皆知。

 

起初大家以为他抠门,是因为穷。毕竟他从大学起就没看过他跟家里要一分钱,那时朋友们都以为他家庭条件不好,所以每当他囊中羞涩之时,总是倾力相助。后来他拿了全额奖学金被保送出国,再回来时,大家才报纸上知道,他竟然是江城最大的上市公司何氏的“二皇子”。

 

于是,他这些被蒙蔽多年的老朋友,合起伙来摆了个“鸿门宴”,敲了他一个超级大竹杠,算是出了口“恶气”。可过了这茬儿,何开心还是何开心,无敌小气的何开心。

 

真是“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”,被荼毒多年的老友们,最后只得纷纷认了命。

 

 

 

何开心活得现实。

 

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不配有梦。

 

一个抛弃了过去,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胆小鬼,不该再拥有美梦。

 

可时间兜兜转转,命运竟安排他们再遇见彼此。

 

想逃避,却又忍不住接近。

 

这几年他很少做梦,最近却好像有做不完的梦。

 

梦里那个人面容青涩,红着耳朵笑着对他说:“喂,何开心,我喜欢你,跟我在一起吧!”

 

他想说“好啊”,可他一张口,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。

 

他想伸手抱住那个人,可他的身体好像定住了,怎么也动不了。

 

他不想这样,他不要这样,他不想梦里的自己在他面前还是冷冰冰的,只会口是心非地伤人伤己。

 

于是他拼命挣扎。

 

挣扎着醒来。

 

面前哪儿还有那人一星半点儿的影子。

 

他揉着额前的卷发颓然倒下去,后脑勺撞在床头发出“咚”的一声脆响,眼神失焦地望向墙上的那幅油画,兀得落下一滴泪来。

 

何开心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这样醒来,好像被抽干了全身的气力。

 

连梦也不放过我。他想。

 

熟悉的钢琴旋律忽然响起,何开心打了一个激灵,他慌乱地掀开被子,下意识地翻找着。手机被他踢到了床的一角,委委屈屈地悬着半个身子,随着震动一点点地倾斜,眼看就要掉下去。

 

幸亏何开心眼疾手快,及时抓住了。

 

“喂,您好,我是何开心。”

 

“喂,何教授您好,我是黑盾组的周小篆。”

 

“黑盾组?”何开心一怔。

 

“又要见面了吗?”他不禁轻声呢喃,握着手机的指尖有些发抖。

 

电话那头的人还在说着,何开心掐了一把大腿,强迫自己保持冷静。

 

“对,就是上周您来给我做过讲座,您还记得吗?”

 

 “哦…记得,我记得。不知周警官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

“是这样,我们组里遇上个棘手的案子,受害者好像都被催过眠,所以失忆了,这对我们破案很不利,所以白组长想请您来帮帮忙,看看能不能让她们想起来。”

 

“哦,这样啊……”何开心有些犹豫,但他终究抵抗不了电话那端的致命吸引力,“我需要准备一下,大概1小时后才能出发。”

 

“不急不急,我们这边把受害人也需要时间,您可以慢慢来。”

 

“那好,”何开心左手拇指搓着食指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他顿了一下,然后说:“对了,能麻烦您件事吗?周警官。”

 

电话那头答应的很爽快。

 

“何教授,有什么吩咐您尽管说!只要能办到的我们一定尽量办到!”

 

何开心被他狗腿的语气逗笑了,语气都轻快了许多,“请你们警队帮准备个单独的房间,室内要有些摆设,不要太冷清,灯光柔和一些,最好有张桌子,配几把椅子,上面放着漂亮的插花,再准备几只杯子,如果能有张躺椅或者摇椅会更好一些。”

 

何开心隐约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笔在纸张上划来划去的“沙沙”声,接着又听见有人小声说了句:“哦,这个何教授幺蛾子挺多啊!”

 

那声音在熟悉不过了。

 

果然不论过了多久,那个人都还是一样的“毒舌”。

 

“呵”何开心忍不住苦笑一声。

 

是不是谁都没有变,变的只有自己。

 

何开心有些恍惚。

 

这时电话那头又响起周小篆的声音,“喂,何教授……哎???何教授?何教授?您还在吗?”

 

 

“哦,哦,我在,我在……”何开心揉了揉有些痛的太阳穴,觉得自己最近失态的次数越来越多。

 

“您说的我都记下了,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,一会儿您快到了提前打个电话给我,我到楼下去接您。”

 

“好的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 

“嗯嗯,何教授拜拜!”

 

“拜拜!”

 

挂了电话后,何开心攥着电话呆呆坐了很久,脑子里乱七八糟闪过很多画面。他想起上次见面时,韩沉看他的眼神。

 

陌生的,甚至有些敌意的。

 

他知道韩沉是忘了的。

 

但是他依然难过,胸口一下一下被针扎得鲜血淋漓。

 

他想:如果那双眼睛望向他是,是带着恨意的,他或许还能好受些。

 

可那双眼睛里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

只有他还活在过去。多么可悲,又多么可怜,连祈求温存的资格也没有。

 

 

 

这是何开心第二次到黑盾组。

 

他到的比受害人早了些,所以就多了些时间可以和其他人寒暄两句。周小篆走在他的前面,热情地为他引路,还领着他去见了黑盾组的其他成员,包括韩沉。

 

何开心和他们一一握了手打了招呼,心里多少就有了点数。一个人的肢体、动作、眼神,不论你观察好了哪一样,都能了解到一些东西。就拿眼前这几个人来说:周小篆,是这里最单纯的人,没什么心眼儿,做事容易冲动,破案时也容易被误导。唠叨看似是个话很多的人,其实是个人精,但这类人很容易聪明反被聪明误。再看冷面,他表面上是座冰山,内里却是座火山。心思细腻,可以发现常人发现不了的东西。而且,心理素质极佳。

 

至于韩沉。

 

何开心发现自己有些看不懂他了。

 

刚刚握手的时候,他先是轻轻握住自己的指尖,接着滑到整个手掌,一轻一重地晃动了两下。

 

他的手晃了两下,自己的心就跟着颤了两下。

 

韩沉的手要比自己的小一些,掌心、指腹有薄薄的茧。他笑着,笑得很礼貌,很得体,却好像不是真心的。

 

也许是当局者迷。

 

何开心并未注意到韩沉眼中一闪而过的疑惑。

 

 

 

 

周小篆按照何开心的要求准备了一间屋子,听说是找了楼下的女警来帮的忙。

 

周小篆一边挠头一边问何开心满不满意。

 

何开心站在屋子中间左右上下看了看,笑着点点头说:“这样就很好,麻烦周警官了。”

 

得了夸奖的周小篆傻笑起来:“嘿嘿嘿,何教授满意就好。那何教授还有什么需要?”

 

何开心拿起桌子上的杯子看了看说:“待会儿受害人来了,请你们端一杯热水来,里面请放一点点糖,不要多。”

 

“这个简单!”周小篆露出自信满满的表情,何开心朝他笑一笑说:“那就拜托周警官了,现在能请你帮我看看受害人来了吗?”

 

“好的!马上!”周小篆一溜烟跑得没影儿了。

 

何开心无奈地摇了摇头,心想这样单纯的孩子,在警队怕是要吃亏。不像韩沉少年时已经“老奸巨猾”……想到这儿他猛拍了几下自己的脑袋。

 

再见到韩沉之后,他的理智大概都喂了狗。

 

“呼……”何开心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摸了摸心口,确定自己冷静下来了,就打开自己的手提包,拿出准备好的香薰,点好了放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,接着解开西装扣子走到桌子正对着门那面坐了下来。

 

坐下来的时候,他抬头看了眼天花板上那个小小的红点,眨了眨眼睛,然后他飞快地低下头,企图掩饰自己扬起的嘴角。

 

他知道,也许此刻,自己的的一举一动,韩沉都能从监视器里看得一清二楚。

来的是个很漂亮的女孩,小鹿一样的眼睛,进门时害怕的差点绊倒,何开心走过去想扶住她,但刚一靠近,女孩就非常惊恐地推开了他。

 

何开心愣了一下,歪着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

女孩慌忙道歉: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我只是不喜欢别人碰我。”

 

何开心摆摆手,脸上都是温柔的笑意,他放低了音量说:“没关系,没事的,您先请坐,要不要喝杯水。”

 

“好,好……”女孩的声音还是有些抖。

 

周小篆很快送来了何开心事先交代好的糖水,然后“功成身退”,房间里又只留下何开心和女孩。

 

女孩拿到水之后,抓起来猛灌了一口,意识到水好像有些甜味,突然就将水吐了出来。

 

“这水里加了什么!”女孩尖叫起来。

 

她好像被勾起了一些痛苦的回忆,何开心看见她用双臂紧紧抱住自己,缩成一个球。

 

何开心随手拿了只空杯子,当着女孩的面,把她喝过的糖水倒了一些进去, 接着举起杯子,一饮而尽。他喝水的样子很优雅,下颌的线条赏心悦目,女孩被他的举动安抚了,渐渐放松了双手,红着眼睛看着他。

 

何开心笑得更温柔了,他放慢了语速,声音更加轻柔,“别怕,别怕,只是一杯普通的糖水。但我很抱歉,这杯糖水似乎让你想到了一些不太开心的事。”

 

女孩的视线转移到桌子上那杯水上,眼神渐渐空洞起来,然后她说:“那天我也喝了这样一杯甜甜的水。”

 

“一样的甜味吗?”何开心问。

 

女孩放松了许多,她抬起头,眼神飘向左上角,又回到那杯水上,“不太一样,有点儿水果味,他说那是柠檬蜂蜜水,可是像柠檬,又不像柠檬。喝完我就很困。”

 

“那现在你困吗?”何开心的语速更慢,声音更轻。

 

女孩懵懵地看着他眨了眨眼睛,打了个呵欠,说:“嗯,有点困”

 

何开心盯着她的眼睛,手指向一旁的躺椅,又轻又缓地说:“那儿有个很舒服的躺椅,你要不要休息一下?”

 

女孩的眼神顺着他的手指看向躺椅,默默看了一会儿竟然站起身来走到躺椅那儿躺下了。

 

她的呼吸变得均匀又绵长。

 

 

 

 

下次再见。

依旧是不知道怎么打tag的一天。

看评论后知后觉自己打反了tag

手癌不好意思。

评论 ( 7 )
热度 ( 395 )

© 做人嘛,最重要就是开心 | Powered by LOFTER